腎血管神經阻斷術 – 高血壓病人的救星

不可忽視頑治性高血壓

高血壓是指在休息或靜止時,血壓水平達收縮壓(上壓)140mmHg/舒張壓(下壓) 90mmHg或以上。而頑治性高血壓則是指患者在服用三種降血壓藥後,收縮壓仍處於160mmHg或以上。高血壓成因不明,惟高脂肪飲食習慣、遺傳及與心臟、腦部及腎臟有關聯的交感神經系統過度活躍,亦會使血壓升高。

高血壓對香港成年人來說十分普遍,值得留意的是,很多患者並不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壓。2012年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進行的調查發現,約三位香港成年人之中便有一位患有高血壓,而當中有半數並不知道自己是高血壓患者。換言之,約六分之一的香港成年人患有高血壓而不自知。此外,在曾被診斷患高血壓的成年人中,有70%的人獲處方降血壓藥,但其中只有40%患者的高血壓情況受到控制。這項調查的結果符合人所共知的高血壓「一半定律」:

  • 大概只有一半的患病個案被確診
  • 一半的確診患者有接受治療
  • 一半接受治療的患者病情能受到妥善控制

不受控制的高血壓可引致以下併發症:

  • 冠心病
  • 心臟衰竭
  • 中風
  • 腎衰竭
  • 失明

治療方法

藥物治療

常見的有藥物治療,但需要長期服用並有一定的副作用。

各種抗血壓藥物的分類與比較

藥物分類 藥名 功能 常見副作用 注意事項
血管緊張素II拮抗藥(Angiotensin II Antagonists) Valsartan
Losartan
Candesartan
Irbesartan
能直接阻滯血管緊張素受體,令血管擴張及血液體積減低 大部份病人不會產生副作用
  • 懷孕期間不適合服用
  • 不建議同時使用鉀補充劑及含鉀的代鹽
血管緊張素轉化酶抑制藥 (ACE Inhibitors) Lisinopril
Ramipril
Captopril
能抗血管收縮 乾咳、皮膚出現紅疹、頭暈及影響味覺
  • 懷孕期間不適合服用
  • 不建議同時使用鉀補充劑及含鉀的代鹽
鈣通道阻滯劑 (Calcium Channel Blockers) Felodipine
Amlodipine
Nefidipine
能放鬆血管壁 足踝腫脹、便秘、頭痛、暈眩等
  • 避免飲用大量西柚汁
  • 多吃高纖維膳食及喝大量液體、以減少便秘
β受體阻斷藥(β-Blocker) Betaloc
Atenolol
Nebivilol
Carvedilol
能減低心跳及心肌的收縮力 失眠、四肢冰冷、疲倦、抑鬱或減慢心跳
  • 哮喘或慢性支氣管炎患者服用後可引發哮喘
  • 糖尿病患者服用後可掩蓋血糖徵狀
利尿藥(Diuretics) Hydrochlothiazide
Indapamide
能促進腎臟排出鈉和水份 尿頻、眩暈或腸胃不適
  • 應在早上服用
  • 某些利尿藥可引致血鉀水平偏低
α受體阻斷藥(α-Blocker) Prasozin
Teratozin
Doxazosin
能鬆弛血管的平滑肌,令小動脈及小靜脈血管擴張 心跳加快、暈眩、睏倦或產生體位性低血壓現象
  • 首劑藥物應在睡前服食,以免產生體位性低血壓
血管舒張劑 (Vasodilator) Hydralazine 透過擴張小動脈,減低血管外圍的阻力,尤以降「舒張壓」更為顯著 頭痛、噁心、嘔吐或心跳加快
  • 若出現皮膚紅疹、關節紅腫發炎、不明原因發燒或疲倦,應立即告知醫生
中樞抑制劑 (Central Acting Agent) Methyldopa
Clonidine
能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的α受體,從而抑制外周交感神經 頭痛、暈眩、精神緊張或口乾;部份可能引致陽萎
  • 可使人昏昏欲睡,如受影響,病人不應駕駛或操作機械
  • 服藥時不應飲酒,因酒精可令副作用惡化

微創手術 - 腎血管神經阻斷術

近年,香港引入了最新研發的微創式腎血管神經阻斷術,通過減低血管的神經活躍度,使血壓恢復正常水平,並可減少患者服藥的劑量。基本上,所有高血壓患者及抗拒服食降血壓藥人士,均可進行腎血管神經阻斷術,惟一切要視乎醫生臨床檢查而定。

腎血管神經阻斷術過程

醫學界早在約四十年前,已知道開腹切除交感神經,可以阻斷腦部接收腎臟讓血壓上升的訊息,惟此種手術風險高,直至五年前,外國開始採用新研發的腎血管神經阻斷術,該手術以局部麻醉方式進行,手術時間約30至40分鐘,醫生利用射頻消融導管穿刺患者的大腿腹股溝,直達腎動脈血管的理想位置,射頻消融導管能釋出攝氏六十度熱力,燒灼阻斷腎交感神經,減低腎交感神經活性及腎臟分泌荷爾蒙,達至降血壓功效,術後約需住院一天。

腎血管神經阻斷術風險及術後須知

腎血管神經阻斷術與一般手術風險相約,而阻斷腎交感神經後,並不會影響其他神經的活性,因為射頻消融導管的頂端,只需釋出少許熱力,已能準確地減弱指定神經的活性及敏感性,換言之,控制熱力的技術非常重要,而這方面醫學界發展已經非常成熟。

一般來說,術後患者的血壓未必能即時下降,在2至3個月後,八成半患者的血壓均會明顯下降,惟被阻斷的交感神經有機會重新聯繫。事實上,醫生選擇阻斷腎交感神經達至降血壓,是因當導管由大腿腹股溝插入後,最快到達的血管神經就是腎臟。因此,若撇開此因素,醫生基本上切斷身體任何部位的交感神經,亦可達至降血壓功效。